茂心資料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CNC蒼藍暮光討論-OR7-EP4:布拉吉尼(12)鑒賞

Vita Attendant

CNC蒼藍暮光
小說推薦CNC蒼藍暮光CNC苍蓝暮光
OR7-EP4:布拉吉尼(12)
“你要冷静,要冷静啊。”彼得·伯顿瘫坐在病床上,满脸写着无奈。对他而言,不能自由自在地出去享乐的日子着实难熬。“咱们两个都清楚,把食尸鬼赶尽杀绝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你们哪,都变成和平主义者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喊打喊杀。”迈克尔·麦克尼尔把手里的苹果递给伯顿,心里盼望着自己的战友早些好起来,“也许是我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变化了。”
伯顿的眼神中闪烁着一丝狡黠的光,他很好地用那些麦克尼尔从来不怎么在乎的细微表情掩饰着自己的真实想法。“我不是个和平主义者,迈克。想让我拼命去干活,没问题,前提是前景和报酬看起来都很诱人。至于食尸鬼……让我说得更清楚一些,那些做决策的人比我们精明多了。他们看得清啊,剿灭食尸鬼从头到尾都是赔本的。”
“……我仍然相信有些事情不是要用成本和利益来衡量的,尽管可能有很多人认为这么做非常地理智。”麦克尼尔只是开个玩笑,他自己也明白,彻底消灭食尸鬼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不,别说把那些异形怪物全部歼灭,就算是把它们无害化也绝非易事。“见鬼,这场漫长的冲突难道真的要这么持续下去?不管是和解还是全面对抗,都比这种所谓的共识好得多。”
麦克尼尔的话没被伯顿听进去,暂时没法去寻欢作乐的花花公子同样为自己被锁在病床上而烦恼着。值得彼得·伯顿在乎的事情很少,他既不关心人类也不关心食尸鬼在冲突中的结局,那都和他无关:谁能给他带来更多的利益并让他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他就会选择同谁合作,尽管他很清楚这样的合作维持不了多久。
“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片刻过后,麦克尼尔再一次向伯顿强调了他的想法,“我不是以什么人类对食尸鬼的仇恨和偏见去说这句话的,而是以一个守法公民的态度去指责那些既声称自己要安分守己地做人却又不守规矩的家伙。得让他们吃点苦头才行,让他们明白他们期待的和平生活从来都不会一劳永逸地解决他们的苦恼。”
采取激进的暴力行动势必让麦克尼尔等人苦心维持的和平对抗局面付之东流,这是伯顿劝说麦克尼尔停止报复行动的首要原因。局势变得越来越错综复杂,任何鲁莽的行为都会影响大局,而麦克尼尔不愿被别人定义为搅局的外行人士。
“哦,确实该收网了。”伯顿意味深长地说道,“把那些适合生存在文明社会的家伙挑选出来,剩下的就算淘汰掉也无所谓。毕竟,我们又不是要灭绝食尸鬼,只是要他们换一种形式与我们共存罢了。这样一来,幕后操盘的那些家伙大概也没有借口横加干涉了。”
“千万别用我们的思维去考虑他们的立场。”麦克尼尔严肃地提醒道,“你知道的,他们很可能只为了找乐子就毁掉成千上万人的未来。”
不管伯顿和麦克尼尔说些什么,他至少今天还不能下床随便走动,因此麦克尼尔究竟听进去了几分劝告大概只有上帝才知道了了。再一次郑重其事地向伯顿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在关键时刻为了私仇而破坏大局的麦克尼尔笑着和同伴道别,转头就板着脸给博尚打了一通电话并要求对方老老实实地在餐厅里等着自己。不必说,他又要开会了。
最近在布加勒斯特混得风生水起的法兰西厨师迪迪埃·博尚从去年开始就尝试着扩张他的生意、把别人的注意力从总店上转移开。他的努力或许没有取得应有的结果,有的只是越来越多的食客。面对着这些纷至沓来的顾客们,把顾客当上帝对待的博尚一向十分热心,他在每一名顾客面前认真地扮演着商人和厨师的角色、不让这些布加勒斯特市民看出半点蹊跷来。当然,偶尔会有人对老板的缺席和封闭餐厅特定区域感到好奇,但这些小秘密在美食的诱惑面前不堪一击。
唉,世态是多么奇妙啊——被餐厅和大地束缚着的法兰西老绅士的灵魂每时每刻都在渴望着蓝天,而他却始终不能如愿。他的工作,他的职责,还有他对战友们的承诺将他牢固地拴在了岗位上,一直也逃不掉。除了在做饭的时候看看别人驾驶飞机的视频之外,博尚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再无重回蓝天的机会了。
得知麦克尼尔要来借着开会的机会吃饭后,博尚像往常那样为麦克尼尔准备了一顿简单的饭菜。
“我和你说过了,你大可以去飞行俱乐部而不是在和我见面的时候抱怨我间接剥夺了你的爱好。”麦克尼尔客气地从博尚手中接过了对方递来的蔬菜沙拉,“还有……谢谢。”
“伯顿是我们的战友,我当然要帮他了。”博尚挪动着沉重的身躯,他那躯体摔在椅子上时发出的响动无比清晰地令麦克尼尔了解到了他的最新体重记录,“上次在东盟,那是我自己不小心,不能怪他。”
“好。”麦克尼尔嚼着蔬菜沙拉,含混不清地对博尚说道:“是时候启动【绿色计划】了,我要给那群异形怪物一些忘不掉的教训。”
法兰西老绅士把油腻的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他不必怎么用力地向下探就能抚摸到肥硕的腹部,也许每一个厨子都逃不过把自己吃成胖子的宿命。见证着昔日EU大名鼎鼎的王牌飞行员变成胖子似乎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不过麦克尼尔和他的战友们从未在博尚面前讨论对方的体型。
“太早了吧。”
“不早。”麦克尼尔打了个响指,用右手的勺子把肉汤送进嘴里,“身患可能对社会造成重大危害的疾病却拒绝接受治疗、隐瞒病情,在许多国家都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利用好这一点,再加上一点小小的宣传,我们就可以将那些食尸鬼的死亡伪装成……热心市民的无奈之举。”
“但常人杀不了食尸鬼。”博尚小声说道,“你忘了这一点吗?能杀食尸鬼的人要么有库因克、要么有杀伤力足够大的其他武器,而日常生活中普通市民能拿到的东西没有哪个可以伤到食尸鬼。”
麦克尼尔不以为然地晃了晃左手食指,他对博尚所秘密掌握的媒体网络的控制力有着很强的信心。“伙计,你看看呀……你的餐厅,已经在法国本地的旅游栏目中被评选为布加勒斯特值得一去的著名餐饮营业场所了,虽然我并不了解那个榜单是否具有权威性。重要的不是事实,而是公众了解到的事情……人的才能是有限的,人们不可能同时既要做好本职工作又要去获取各种第一手消息,那他们也就只能从已有的媒体中了解情况了。”
“这不会意味着全面战争吗?”博尚仍然在试探麦克尼尔的决心,他在这餐厅里蛰伏了这么久,始终没有等来大显身手的机会。再这样下去,恐怕他会把自己养成生前最痛恨的那种管不住身材的【办公室将军】。“谨慎一点,没什么不好的。”
戴着墨镜的青年食尸鬼搜查官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他不得不佩服博尚的手艺,更佩服博尚能够掌握另一门技术的能力,“不会的,我们并不处在对抗的前线。再说,这不是以灭绝食尸鬼这个群体为目的而进行的战斗,只是单纯地报复一些不守规矩的人渣。我们在布加勒斯特做了这么久的准备工作,可不是为了白送给罗马尼亚人一份功劳的。”
瞧着麦克尼尔护短的模样,博尚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继续和麦克尼尔就烹饪技巧辩论一番。不过,他终究忍住了冲动,规规矩矩地端着空盘离开了。这座城市即将掀起腥风血雨,那是想要争取做人资格的食尸鬼们必须付出的代价。不想被人类几十年如一日地追杀,就要放弃和常人不同的一切;反过来讲,如果其中有些食尸鬼到这时还做着能够保持独特性的美梦,死在梦里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到了第二天,城市还像往常那样运作着,一切如常。分散在城市各个角落中的食尸鬼们也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他们坚信着自己所期待的美好生活离自己不远了。常人固然要承受着生活带来的苦难,然而只需承担这种苦难对食尸鬼来说却是一种求之不得的幸运,即便那些有幸过着体面生活的食尸鬼们也许会有不同看法。
他们不会注意到身后的视线,更不会意识到有许多目光隔着一层又一层屏幕审视着他们。自知暴力反抗毫无意义的食尸鬼们选择了以温和的方式求生,这项策略既让食尸鬼们取得了许多收获,也让他们无形中失去了一部分过去帮助他们在人类的重重围剿下保命的能力。只有时间才能证明这样的取舍会带来什么效果,但策划了这一切的麦克尼尔倒是对现状十分满意:不管食尸鬼变得更温顺还是更危险,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在一些至关重要的问题上,埃贡·舒勒撒了谎。他确实暂时造不出检测范围更大的食尸鬼雷达,但这并不妨碍他找各种机会把装置部署到布加勒斯特市区各处。当然,为了避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也为了防止GFG内部的某些不可靠因素制造隐患,舒勒巧妙地避开了一些重要地点,这对他而言是最好的自我保护。有了这些专门用于检测食尸鬼生命体征的设备,布加勒斯特市区内没有任何一个食尸鬼——除了那些位高权重的家伙——能够逃得出他们的掌控之中。
这场悄无声息的新战争直到整整两天之后才被食尸鬼们察觉到,准确地说是有同类长时间和他们失去联络一事或多或少地让其他食尸鬼有些不安。更要命的是,中断联系的食尸鬼并非个例。没等帕克做出反应,一些食尸鬼已经决定先自行前去寻找他们的同伴,可他们只找到了一些尸体。
布加勒斯特的食尸鬼们顿时紧张起来,其中的头目们再次齐聚一堂、为了应对新的危机而争论着。范坦内斯库不久前不知为何而在打斗中丢了一条手臂,目前他的新手臂还没有长好,以至于他只得以一副仪容不整的模样参加了会议并引来了竞争对手们的奚落。
“所有死者身上都没有伤口。”负责调查工作的一名百夫长首先发言,他先澄清了所谓罗马尼亚探员们组织秘密杀手团队铲除食尸鬼的谣言,而且大家都不认为那些探员们有能力这么快地找到食尸鬼,“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分析出死者的真实死因。”
“那就把他们送去医院啊。”另一名百夫长一头雾水地望着同伴们,“现在我们有合法的就医理由了——【食尸鬼病】患者。既然如此,以前的那些规矩可以稍微改动一下……”
“问题不在于能否就医,而是此次的群体性攻击造成的影响。”坐在首位上的尼克·西摩尔·帕克严肃地训话着,他从麦克尼尔那里了解到计划的详情后答应对方尽可能地进行配合,只要那不会让他的真实身份暴露就行。“个别人跑去看病,没问题;一大堆尸体被送去医院,到时候警察和【白鸽】都会赶过来。”
有伤在身的范坦内斯库不想发言,不然他就得先向帕克解释他当天为什么在执行任务的途中溜走——而那是范坦内斯库根本不愿提起的伤痛,各种意义上都是。食尸鬼头目们争执了半天也没讨论出结果,他们认为世上不存在杀人于无形的武器,因此最好的防御办法就是将同伴们集中起来、共同行动。这样一来,即便有食尸鬼遭遇了袭击,其他在场的同类也能发现袭击者并把消息传递给别人。
食尸鬼们提心吊胆地采用了帕克的策略,他们只过上了一天平静的生活。还没到第三天,又有食尸鬼报告称自己的同伴死在了住处。被近日神秘的持续性减员吓得惊慌失措的食尸鬼头目们想不出什么对策,他们仍然认为这只是神出鬼没的【白鸽】们的新把戏罢了。
“看来我们得采用新办法了。”帕克面色凝重地让食尸鬼百夫长们从手下中找出有医学工作经验的同类来,“对死者做个简单的尸检吧。”
似乎命运暂时站在了食尸鬼一侧,因为麦克尼尔的威慑计划几乎在同一时间就因为遇上不可抗力而暂停了。3月29日,舒勒向麦克尼尔报告称,他设立在布加勒斯特市区内的部分食尸鬼雷达遭到了未知敌人的破坏。由于把大量人手布置在那些好不容易才安装在不容易起疑的地方的设备旁会引来不必要的怀疑,舒勒和岛田真司只安排了一些GFG外勤人员看守现场且并未把真相告诉他们。因此,察觉到设备被破坏后,两人都无法第一时间找出袭击者。
“果然。”麦克尼尔听到报告后,平静地接受了现实,“有人不想让食尸鬼死得太快,这是我们早就该考虑到的。”
“我早和你说过了,每个国家的强硬派都希望敌国的类似角色有更大的发展机会,这样他们才好让公民们相信自己。”神气十足的伯顿就站在窗前锻炼身体,他恢复得很快,看上去就像最近从未进过医院动手术一般,“要是食尸鬼灭绝了,先不说以消灭食尸鬼为生的成千上万人要失业,利用这个冲突所衍生出的产业获利的商人也都会破产的。”
“这么说来,食尸鬼还是人类的恩人了?”麦克尼尔鼻腔里挤出一声怀疑,“它们间接地帮我们养活了这么多人、提供了数不清的岗位,我们应该把它们当自己的亲生父母来对待才行。”
“不不不,没那么夸张。但是呢,连我都不知道食尸鬼灭绝之后该由哪些行业来接收因此而失业的人……这就是现状嘛。况且,说真的,我从一开始就不赞同把食尸鬼灭绝,只是当时我辩不过你。”伯顿停下了手头的动作,他上臂的肌肉在日光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凸出,“不谈论那些利益纠葛,你知道把食尸鬼灭绝了会让多少大人物失去乐子吗?嘿,食尸鬼的玩法多得很哪——”
麦克尼尔没好气地瞪了伯顿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让这家伙尽情地阐述他的纵欲美学吧,反正过不了多久伯顿就会意识到刺入腹部的RC细胞碎片对他的某些功能造成了负面影响。
彼得·伯顿是幸运的,至少比上一次遇到类似情况的博尚幸运多了。那时,倘若不是麦克尼尔恰好插手,博尚必死无疑。有这么一层关系在,博尚在伯顿碰到危险时见死不救也没什么值得惊奇的,而且考虑到这位法兰西老绅士一直试图和麦克尼尔争夺整个团队的领导权,一直坚定地支持麦克尼尔的伯顿毫无疑问会成为首要打击对象。尽管麦克尼尔预先考虑到了这种可能性,他的最坏打算终究没有成为现实。
征得麦克尼尔的同意后,博尚和舒勒各自向自己的团队下令停止行动。其中,舒勒还需要仔细地对已经安装的设备进行检查、布置新的人员保护这些至关重要的装置。按照麦克尼尔的预想,当他们拿出把食尸鬼赶尽杀绝的态度去对付食尸鬼时,唯恐天下不乱的幕后黑手起码该先确认造成的实际损伤再采取行动。不过,既然食尸鬼的总规模本来就少得可怜,这等热心地保护濒危动物的心态也并非不可理喻。
自觉已经给伯顿出了一口气的麦克尼尔暂停报复行动的决定给食尸鬼争取了时间,那些在帕克的严令下费尽心思想要从尸体上找出些作案证据的食尸鬼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检查不同的尸骸。到了4月1日这一天,其中一名负责尸检工作的食尸鬼跑来向范坦内斯库报告说,他判断这些死去的食尸鬼在生前可能被人注射了某种剧毒物质。
“你在开玩笑吗?”范坦内斯库勃然大怒,他觉得就算是刻意消遣他人也该有个限度,“那你现在给我演示一遍,让我看看那些注射器针头要怎样刺穿我们的皮肤!”
腐女除灵师·理
临时尸检人员发誓说自己没说谎,还拉着范坦内斯库去一同检查。范坦内斯库捂着鼻子走进了停放尸体的冷库,他不耐烦地叫尸检人员给自己指出注射针眼所在位置,却惊讶地发现其中一具尸体的腿部确实有一个不起眼的黑点。
食尸鬼雇佣兵头目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瞪大眼睛,接过手下递来的局部放大镜,仔细地观察着黑点周围的皮肤。遗憾的是,范坦内斯库虽然在当雇佣兵的时候学过一些战地急救技巧,其中显然不包括怎么区分注射后留下的凝血点和一般人体色斑。他蹲在尸体旁看了足有十几分钟,却是披着外套的两名手下先冻得瑟瑟发抖。
“老大,您看……”
“你们说的也有道理。”什么都没看出来的范坦内斯库故作深沉地答道,“我会把这事报告给【所罗门纳】,但你们最好先拿出证据来。”
说罢,范坦内斯库把两名验尸官丢在冷库里,自己一溜烟地逃走去找帕克了。他不敢隐瞒事实,也不敢添油加醋,只是把手下报告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转述给了帕克。私自行动是大忌,不想被帕克猜忌的范坦内斯库最近只得夹着尾巴做人了。
辛德瑞拉情结
哦,他确实有一条尾巴。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最简单的结论?”帕克提出了一个令范坦内斯库大惊失色的猜想,“普通的注射器只能在黏膜处注射,但既然你所说的注射孔出现在体表……除非注射器的针管本身就是库因克钢制作的。”
“这不可能。”范坦内斯库立即晃了晃头,“能这么铺张浪费地把库因克钢拿来做注射器,还要专门派人跟踪我们,又要让人拿着微型注射器擦身而过、制造出意外死亡的假象……他们这么神通广大,怎么不把我们剿灭或是联合【白鸽】一起对付我们?”
“这说明……他们不是想单纯地消灭我们,而是要和我们谈判。”帕克敲定了结论,尽管他很清楚用库因克钢造注射器针管的成本和工艺都不值一提,但范坦内斯库的误会却为他提供了绝佳的借口,“和以将我们斩尽杀绝为目的的【白鸽】相比,他们的态度可能会温和一些,虽然他们同样采取了类似的手段。你看,他们在向我们炫耀实力,那我们就更不该被他们的威势吓倒了。”
TBC


Copyright © 2022 茂心資料